姚明领衔的中职篮跟中国篮协第二次会谈,其实是第一次说正事儿的会谈。之前的第一次会谈就是务虚——务虚就是不说正事儿,寒暄,姚明说咱们要商量个事儿,篮协说好,然后约定4月19日正式谈。然后,就是这周三,作为中职联公司董事长的大姚和董事长助理严晓明在正式谈判上向中国篮协提出两点要求:第一,中职联作为一个公司集体加入CBA联赛公司;第二,中国篮协将联赛运营权交给中职联。篮协说:不行。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两条是联赛职业化的基本诉求,这两条不行,就没法谈了。
这个消息一出来,网络上又炸锅了。网民们揭竿而起,又把篮协骂花了(其实每次骂花了也都没有什么用)。大伙儿义愤填膺,纷纷控诉,甭管三七二十一,先骂了再说(我们的网络特性),显得非常激动。来,你们再骂一波。等你们骂完,冷静下来,我说两句。
此处冷静一小时……
好。要我说,真没必要激动。我不是反对激动,反对骂街,我带头骂街你们也不是没听过。我的意思是,大姚这家中职联公司从酝酿到建立,从和篮协正式接触到这次正式会谈,我相信所有的局内人,对形势、历史、现状稍有了解的人都会判断,现在的情况必然会出现。这有什么新鲜的吗?没有啊!
星期三各大媒体都报道了这件事,大姚在他酒店的房间里也开了小型的交流会,跟很多媒体倾吐了心声。我当天什么文章都没写,就转发新闻写了四个字:与虎谋皮。你手无寸铁,跟老虎商量:麻烦你,我想要你这张虎皮。你说老虎能怎么说?
中职联的两个基本诉求,都和篮协坚持的原则完全相悖。一是中职联以整体身份加入,而不是各个俱乐部单独加入,按照先前总局公司构想里篮协占30%的要求,那就意味着中职联会占70%,成为第一大股东,对公司有决策决定权。按篮协的要求,20家俱乐部以单独身份加入,每家占3.5%,篮协是第一大股东,篮协说了算。二是联赛运营权要交给中职联,篮协提出联赛运营权还是要竞标,实际上也就是还要归篮协控制。CBA联赛运营权是目前中国篮协手中最大的收益项目,过去五年每年超过4个亿。未来短期内由于电视版权销售形势大涨,营收很可能翻倍。等于大姚这两个基本诉求,一找篮协要权,二找篮协要钱。这事儿你都不用靠大脑思考,你用脚后跟想想,他能给你吗?
所以,这不是篮协的特殊问题。我的意思是,这不像宫鲁鸣续约的事件,完全是由于篮协的怠政和工作方式而造成的麻烦。每个生活在我们这个国度的人,应该都有丰富的生活经验——面对权力掌控机构,任何自下而上的变革想在谈判桌上心平气和的完成都是不可能的,任何掌权者都不会轻易交出他们的权力。中国篮协,或者说,挂同一块牌子的篮管中心,作为国家体育总局辖下掌管中国篮球的政府机构,扼守他们的权力,在他们的体制性质内天经地义。能一谈判就交给你,就不是中国篮协能做出来的事儿了。
我不知道,各位听懂了多少。这事儿不像咱们平时聊NBA,没那么美好,也没那么多情怀,都是成人世界的争斗和那么无趣的体制问题。中国篮球的职业化发展一直被视作中国足球之后的第二波力量,中超联赛的职业化程度和运营水平至少领先CBA联赛10到15年。但说实话,如果没有更上峰的和这种、布局所带来的巨额资本(这段只能这么写了啊,大伙儿意会啊),中超也不可能那么快解决产权问题,也没法发展到今天。我曾经写过,在咱们这儿,一切都是领导说了算。如果领导说了不算,那就是更大的领导说了算。因此,如果大姚和他的团队没办法请求和调动更高掌权者的帮助,想让篮协自动放弃权力,实在是无从谈起。
在眼下这个时机,中职联想谋求赢得权益,也非常艰难。篮协的掌门信大人已经临近退休,按年龄今年5月份大信就该退休了,可是今年有里约奥运会,得站好最后一班岗,所以得干到9月份。面对从来都不是改革派的大信,你想让他在为官生涯的最后4个月里同意你来一场大改革,怎么可能呢?在任何一个官员的尾声,他最看重的都是“别出事儿”,而不是再做什么事儿。之前中职联和篮协第一次务虚会谈的时候,大信提出两个原则,国有资产不能流失,必须坚持中国篮协的领导,其他都能谈,态度看上去很好。其实这件事只要拖到6月以后,紧锣密鼓备战奥运会,谁还有时间跟你谈改革?奥运会之后,即便你再谈,也不是跟我谈啦!我已完美退休,颐养天年,不负组织上交给我的重任。至于事业发展,如何发展,那都是新领导的事儿了!
而且,也不光是信大人要退休,信大人的领导(不细说了啊)也要退休了。
也不光是信大人的领导要退休了,信大人的领导的领导(这真不能细说了啊)也要退休了。
在一个所有领导都要排着队退休的时节,你说大姚这事儿能谈成吗?在所有位置的新领导都就位之前,你都不知道和谁谈了。
所以,我想说什么?我想为大姚鼓掌。CBA联赛发展到今天,是到了必须改革,打开新的局面的时候了。在所有20家俱乐部里,也只有大姚,有这个资历、社会影响力、知识结构,来担纲引领、争取和设计改革的重担。我和大姚认识18年了,他有那种凡人没有的执著,也有我没有的那份情怀。有些事儿,他知道现在办不成,也得努力去办,虽然进取的过程是如此艰涩,复杂,毫无乐趣可言。有时候,我觉得他就像挥舞着长剑,冲向风车的堂吉柯德。
我还想说,历史的洪流,不光是浩浩荡荡,也是在山重水复疑无路里向前推演的。CBA的改革,不光是掌权者不会轻易交付权利,俱乐部的产权明晰和统一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现有的20家俱乐部,有八一队这样的特殊体制球队,有辽宁队这样仍然归属地方体育局的球队,有北京首钢这样的老国企球队,有山东高速、北京北控、山西汾酒这样的大国企球队,也有上海大鲨鱼、江苏肯帝亚这样的民企球队。体制庞杂不一,各个俱乐部加入联赛的诉求也不同,有的是为了广告效应,有的是为了获取地方政府的特殊政策,并非人人都感受到运营的压力,也并非人人都有变革的情怀和需求。这就是为什么目前还有稠州银行和山西汾酒两家俱乐部还没有声明加入中职联,加入的18家里也仅有少数几家交纳了注册资金,意味着真正上了一条船,其他多数俱乐部都仅仅是在观望。
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时间。内部团结和统一,需要时间;关系寻找和捋顺,需要时间;中国体育真正形成市场化和产业化,把国务院46号文件的精神落实,再影响到CBA联赛的发展,也需要时间。这事儿让我想起了几句老话:前途是无比光明的,道路是无比曲折的;还让我想起了几句新指示:制度有缺陷,领导有责任,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我还想起了毛主席语录里的著名词句: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我把这些都想起来了,大姚肯定想在我前头。他有勇气,也有决心,在暗夜里穿行。现在流行的话叫,诗和远方,寻找星辰与大海,用人话说,叫耗得起。大姚1980年出生,今年36岁。在中国,他还能至少工作24年,他有足够长的时间,等待、推动、见证中国和中国体育的改变。
所以啊,大姚这事儿怎么办?
别着急,慢慢办。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517888九五至尊网页,9599116九五至尊vi【欢迎您】

本文链接地址: 大姚这事儿怎么办?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